今日兴业

兴业银行金融扶贫扶到点上扶到需上扶到根上

时间:10月14日    来源:金融时报

秋日的红寺堡镇凉意渐浓,阳光透过窗子把宽敞的厂房照得暖洋洋。56岁的赵淑梅正忙着在一个个纸箱上安装塑料拉手,老伴儿郑耀明抱着一撂做好的纸箱从车间另一头走过来,放到一旁的机器上打包。车间内,工人们边做活边拉家常,说笑声和着生产线上的机器声,汇成一片繁忙而祥和的景象。

“做梦也没想到,我这个年纪还能在家门口打工挣钱。在老家时,想着能生活下去就行了,现在搬到红寺堡镇,日子过得真好呀!更没想到今年还见到了习近平总书记,我感觉特别的幸福……”赵淑梅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喜悦和激动之情,她对前来采访的《金融时报》记者说,国家扶贫政策好,如今村里有很多像她这样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过上了小康生活。

赵淑梅打工的这个扶贫车间,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红寺堡镇弘德村。2019年,按照党中央脱贫攻坚政策要求,借助闽宁合作的契机,兴业银行与当地政府部门及相关企业共同出资500万元,建成了这个“闽宁协作扶贫车间”。

今年6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考察的第一站便来到这里,对扶贫工作寄予殷切嘱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兴办扶贫车间目的是扶贫,要坚持扶贫性质,向困难群众倾斜,多招收困难群众就业。企业参与兴办扶贫车间,体现了先富带后富,很有意义。

当记者来到弘德村采访时,弘德村党支部书记任军兴奋地告诉记者,在扶贫车间的带动下,弘德村贫困发生率从69.8%下降到0.78%,建档立卡贫困户从1036户减少到20户。“去年我们实现了整村脱贫,很多村民在扶贫车间找到了脱贫路子,走上了致富大道。”

记者从宁夏金融局了解到,截至5月末,包括兴业银行在内,全区金融机构精准扶贫贷款余额达到508亿元,对有创业意愿的贫困户积极给予资金支持,对符合条件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基本上实现了应贷尽贷。

今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如何以金融之力促进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无缝衔接?实现全面小康,“三农”领域金融服务的短板如何补上?记者赴固原、吴忠、石嘴山、中卫四地调查采访了解到,定点扶贫、渠道扶贫、教育扶贫协同发力,扶到了点上、扶到了需上、扶到了根上——兴业银行在宁夏的探索和实践提供了有益启示。

启示之一:扶贫需契机 更要有担当

弘德村是“十二五”宁夏生态移民村,村民大多是从南部山区搬迁而来。由于分配土地少,生产资料不足,宅基地面积小,庭院经济和散户养殖缺少空间,群众脱贫困难重重,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的重点贫困村。

据任军介绍,村里的年轻劳动力都外出打工,剩下的老人和孩子没有收入来源。2014年建档立卡时,全村贫困发生率接近七成,人均年收入只有1800元。

2012年,赵淑梅一家从固原市张易镇随全村搬迁到弘德村。那几年,刚刚离婚的小女儿带着两个外孙回来住,日子过得更加艰难。那时,女儿一人在外打工,老两口因为年纪大找不到活干,心里着急却帮不上忙。到2017年,像赵淑梅夫妇这样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全村共有4497人。

可以说,宁夏能否如期完成脱贫任务,红寺堡镇“十二五”生态移民村是关键。也正是在2017年,刚刚成立的兴业银行银川分行向弘德村扶贫车间入村项目捐赠100万元启动资金。随着一间间标准化车间建成,村里引进的纸箱厂也开工生产,各种规格的纸盒、礼品盒等包装用品,在村民们的手中制作完成并销往各地,也为贫困群众打开了一条通往小康的致富路。

“这活轻松好干,一天只干4个小时,我俩每人每月能挣700多元,再加上低保和养老补贴等,一个月下来至少也有3000多元收入。”赵淑梅告诉记者,有了这份工作,不仅能贴补家用,去年还给女儿盖了间房,一家人日子过得很舒心。

在扶贫车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幅醒目的标语——我和家人一起奔小康。采访中,记者注意到,扶贫车间里很多都是全家一起来打工的,有夫妻,也有父子;不仅有50多位老年人,也有不少年轻人——侯刚就是其中的一位。

“扶贫车间就在家门口,孩子老人都能照顾,还能挣工资。”扶贫车间建成运营后,侯刚和妻子成了第一批工人。现在,夫妻俩月工资加起来有7000多元。

年轻好学加上吃苦耐劳,很快,厂里几乎所有机器侯刚都能娴熟操作,他也从一名普通工人一步步做到了车间负责人,家里收入也年年攀升,去年他主动退出了建档立卡贫困户,还花10万元买了一辆崭新的白色轿车。“生活富裕了,我想带全家到外面去看看。”说着,侯刚腼腆地笑了。

“有了兴业银行给我们捐建的这个扶贫车间,贫困户才能在里面务工,才能脱贫。去年我们整村脱贫摘帽,人均收入达到8435元,老百姓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眼见这些年弘德村的巨变,任军感慨万千:“我们一定不辜负总书记的嘱托,带动全村老百姓团结奋斗,将弘德村打造成乡村振兴的样板村。”

“闽宁合作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倡导的一项重点工作,从总行到分行都高度重视。”兴业银行银川分行行长但文化告诉记者:“作为闽宁合作的产物,银川分行开业三年在宁夏地区投放了将近70亿元的贷款,而吸收的存款才30多亿元,这相当于我们从总行拿了30多亿元资金投放到当地实体经济,对支持脱贫攻坚和经济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脱贫攻坚需要社会各方发挥各自特色和优势,群策群力、各展所长,携手夺取最后的胜利。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正是在“寓义于利”的理念下,兴业银行主动发挥闽宁合作桥梁纽带作用,因地制宜、精准施策,金融扶贫真正扶到了“点”上。

启示之二:走向共同富裕 需要共享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指出,要接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随着脱贫攻坚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如何以金融推进乡村振兴战略成为亟待探索的课题。值得思考的是,作为帮助贫困人群脱贫增收的关键举措,普惠金融创新正是破解上述课题的逻辑起点。那么,金融机构如何才能打通这“最后一公里”?

客观而言,刚刚进入宁夏三年的兴业银行,网点相对较少,服务广大的农村地区并不具备优势。然而,兴业银行却做了一件其他银行没做过的事,通过科技输出极大地改善了农村金融供给,促进了贫困地区农民增收奔小康。

在宁夏,村镇银行在服务广大农民和小微企业、实施普惠金融和促进农民创业增收方面功不可没。然而,资金规模、网点数量、结算网络、金融产品和信息科技等方面的不足,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村镇银行管理能力和服务水平的提升。

记者来到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该行风险合规部总经理赵晓鹂从电脑中调出一张密密麻麻的表格:“这是我们2018年以前的台账,那时没接入数据系统,全都是手工操作,贷款放一笔登一笔。如果客户不定期还款,我就监测不到了,贷款投向也无法提取。”

“当时我们的数据准确性、时效性都很差,报送时动不动就把人家耽搁了,全区等我们一家。”赵晓鹂说。2017年,由于反洗钱统计数据质量不过关,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曾两次受到监管处罚。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自2011年成立以来一直使用发起行宁夏银行的数据系统。2018年,根据监管要求,村镇银行要与发起行进行系统隔离。“如果没有新的系统,我们将面临客户的流失、老百姓的不信任、监管要求的不达标,对村镇银行来讲,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情。”回想起当时的困境,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副行长刘庆神情凝重。

然而,村镇银行没有科技研发能力,无法自己建立一套系统,怎么办?

当时正逢兴业银行刚刚入驻宁夏,将当地中小银行作为重点服务对象率先予以支持。该行大胆创新,发挥银银平台特色优势,围绕科技输出、移动支付、代理现代化支付等业务为当地村镇银行提供全方位个性化的解决方案,共同分享发展成果,带动合作伙伴迈向经营管理现代化之路。

一边是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多方调研求“贤”若渴,一边是兴业银行主动共享,双方一拍即合。2018年7月22日,兴业银行旗下兴业数金为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搭建的信息系统正式上线。当年,该行反洗钱报送的准确率升至98%以上。2019年,银保监会委派固原分局对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进行了一个月的数据治理专项检查,最终,该行整体数据质量获得监管层认可。

随着系统的升级,今年5月,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上线了超级网银,老百姓跨行汇款实现了秒到账。6月,该行又加入了上海票交所,“对村镇银行来说,融资渠道多了,可以更好地将闲余资金利用起来,把赚来的利润用于降低当地老百姓的融资成本,从去年至今已累计减费让利160多万元。” 刘庆说。

更重要的是,兴业银行成熟的系统灾备设施极大提升了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防范系统运行风险和保障业务连续性的能力,为推动该行各项业务发展、支持和服务当地县域经济和乡村金融提供了保障。

“我们计划年底前发行借记卡,然后尽快加入支付宝、微信、银联云闪付,为老百姓提供更方便快捷的支付渠道。”谈及未来发展,刘庆满怀憧憬:“下一步,我们还要上线移动发卡机、智能设备、网上快贷产品……特别是,借助兴业数金这个平台,我们就能定制更好的产品,为群众脱贫致富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服务。”

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的变化,起到了积极的示范作用。不少村镇银行纷纷找到兴业银行寻求合作,据悉,其中两家将于年内完成签约。

不过,兴业银行并未就此满足。“我们还想做一件事情,”但文化告诉记者,“现在有一个问题是农村的老百姓买不到理财产品,这也加大了与城市居民收入的差距。为此,我们正在跟黄河农村商业银行洽谈,希望开展‘财富云’合作,未来黄河农商行的客户也能在它的网点或网上银行上买到更多理财产品实现财富增值,特别是让农村地区包括贫困地区的农民能够有更多低风险的理财产品选择。”

智能化的红利不应仅仅属于城市,广大的农村和贫困地区更需要科技改变命运。可以说,兴业银行走了一条和其他银行不一样的路,即逐步通过同业合作与“金融+科技”的有效融合,帮助更多农村金融机构破解经营发展面临的支付难、科技难、理财难、资金难等问题,以此促进金融扶贫资源不断增加,通过乡村金融发展来持续服务乡村振兴。

扶贫,要扶到“需”上。来自兴业银行总行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中旬,银银平台已累计为47家贫困地区村镇银行代理接入央行金融基础设施;与384家中小银行达成科技输出合作,为农村金融机构发展提供坚实科技基础;在“三区三州”地区为6家金融机构累计提供超20亿元零售终端理财产品,可为当地居民实现8000余万元财富增收。

启示之三:告别物质贫困 更需精神致富

脱贫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摆脱贫困,不仅要和物质贫困告别,更要提高人的素质,增强内生动力,实现全面发展;而作为“造血式”扶贫的教育扶贫,无疑是冲刺脱贫攻坚战、全面实现小康的关键所在。记者在宁夏调查采访时了解到,志智双扶,从根本上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已经成为兴业银行助力脱贫攻坚、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支点。

推开石嘴山市特殊教育学校荣誉展览室的大门,一排排展架上各式奖杯、奖牌熠熠生辉;奖牌上方的照片里,是一张张年轻稚嫩的脸庞……“这些都是孩子们参加世界和全国特奥会获得的奖项。”校长沈莉玲自豪地介绍说,该校招收的都是听力障碍、智力障碍、肢体残疾、自闭症、脑瘫等具有生理缺陷或残疾的孩子,他们融入社会的能力较弱,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也多亏了社会上好心人的资助。

谈及办特殊教育的种种难处,沈莉玲十分感慨:“石嘴山是个因煤而兴的城市,以前矿上有钱,除了政府拨款,我们也到矿上拉一些赞助。后来随着煤炭资源枯竭,不少煤矿关停,财政资金受到影响,对学校的投入也随之压缩。”然而,维持学校正常运转仅靠政府拨款远远不够,只是学生一日三餐,学校就要补贴不少,更别说采购专业设备和教师培训了。那时候,沈莉玲到处去“化缘”,却常常空手而归。

“特殊教育设备特别贵,一套就需要几十万元,却是我们必备的。有些自闭症的孩子到青春期特别暴躁,会自残、有暴力倾向,很多老师都受过伤,有的老师遭遇一次就吓走了。” 沈莉玲说。

让她喜出望外的是,2017年兴业银行银川分行从开业经费中拿出100万元,专门为患有自闭症和脑瘫的孩子购买专用康复训练设备,为学校捐建了自闭症康复教室和脑瘫康复教室。“有了专业设备,再遇到孩子狂躁的时候,女生就用音乐放松治疗仪,通过按摩让她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男生力气大、按不住了,就引导到宣泄室去打橡皮人,把能量释放掉……”

采访中,记者还听说了这样一件事:有一个自闭症孩子,发作严重的时候整夜叫喊,经常被邻居投诉报警。每到此时,妈妈只能带孩子躲到外面不敢回家。自从学校买来专业设备,孩子听音乐一周以后情绪就稳定多了,喊叫次数越来越少,时间也越来越短。于是妈妈风雨无阻每天都带他来做康复训练,现在孩子情况大大好转,已经从学校毕业了。

据了解,兴业银行捐建的专用教室投入使用以来,有效改善了在校自闭症儿童和脑瘫儿童的感知觉、大运动、语言、社交沟通等方面障碍。一些自闭症儿童能独自融入班集体学习生活,无需家长陪读;脑瘫儿童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也由最开始无法站立到自己扶着楼梯扶手上下楼,效果十分明显。沈莉玲说,“有兴业银行这样的‘好心人’支持,我们对所有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实现零拒绝、全覆盖,也不再是件难事了。”

扶贫,要扶到“根”上——兴业银行在宁夏的实践正是真实的写照。据兴业银行总行党群工作部总经理助理龚海峰介绍,截至目前,通过整合集团资源,设立“兴业银行慈善助学金”“关心下一代兴业奖学金”“特殊教育专项基金”等专项扶贫资金,搭建“助学App”,该行形成了从小学到大学、从普通教育到特殊教育的多元教育扶贫体系,累计捐资超7000万元,帮助逾10万名学子圆梦。(李岚)

回到顶部